首页>>少年成才>> 新加坡的经济饭 正文

新加坡的经济饭

2020-12-29 09:17 李涤非 今日文教周刊
分享到:

            文/李涤非

      作为全世界消费水平最高的国家之一,初到新加坡,我就被这里的繁华景象所吸引,灯火辉煌间,我这个在北京生活十多年的“首都人”也不禁醉心其中。高楼鳞次栉比的金融区,门店寸土寸金的商业街,新加坡可以说是走到哪里都是CBD,这是一个被新加坡人亲切的称为小红点的城市国家,在遍布传统风情的东南亚,她的发达程度有些夸张和突兀。
      同样夸张的还有新加坡的物价,在乌节路(Orchard Road)任意一个餐馆的人均消费都不会低于30新币,而精致的菜肴则是这30多新币赋予的意义。新加坡的物价之高让低薪水的普通劳动者很难在像乌节路这样的地方“大展拳脚”。不过就是在这样寸土寸金的新加坡,也有十分便宜的美食——经济饭。顾名思义,从名字就可以看出经济饭实惠、便宜的特点。这是一种起源于马来西亚,流行于马来西亚、新加坡和泰国的中式经济型餐食,虽然不属于新马泰三国的主流美食,但广泛存在于这三个国家的小贩、路边摊或食阁中,以物美价廉且方便快捷著称。类似中国的盖浇饭,经济饭不仅便宜实惠,而且量也不少,完全对得起它的价格。经济饭是食阁的常驻嘉宾,可以这么说,如果新加坡的食阁里没有经济饭,那么这个食阁肯定就不能称其为合格的食阁。通常经济饭的种类有很多,比如华人经营的经济饭通常有猪肝、各种豆制品(豆腐,豆干,豆皮或者腐竹),还有卤蛋,空心菜等。最重要的一定会有卤鸡腿、卤鸡排,或者卤丸子等多种荤菜,尽管便宜,却能做到荤素搭配,形式变幻。荤菜是一家经济饭的招牌,通常老板会在自家的招牌上写上“一块钱吃鸡腿”或是鸡排,食客点上几道素菜,再加上一个鸡腿,看似朴实,生活的滋味却尽在其中。另一种经济饭是印度人经营的,一般会以炸鸡和咖喱为主,整体符合印度人的口味。

新加坡的经济饭
      我第一次吃经济饭是在第一天上中学时的新加坡华侨中学本部的食堂里。华中本部的食堂与新加坡一般的食阁差不多,有海南鸡饭、西餐、马来菜(清真)、粿条面、生果饮料还有经济饭等多种事务供应。一般一个小时的吃饭休息时间饱餐一顿完全足够,而第一天上学的我却因为不了解情况,下楼比较晚,等来到食堂时最受欢迎的粿条面店已经排起了长龙,尽管不是很情愿,我却也只能选择排队较短,盛饭也快的经济饭了。不到十平米的经济饭店铺里面放着装菜的柜子和装饭的桶,同时在这不大的地方站着三个老爷爷为前来吃饭的同学服务。两位老爷爷站在柜子后盛饭盛菜,另外一个负责做菜洗碗。这家经济饭通常会有炒猪肝、炒豆芽、空心菜、咖喱鸡、卤豆腐、卤鸡蛋和卤豆皮等。通常,老板在餐盘中扣上一小碗米饭,再问你要吃什么菜,两道素菜一道荤菜加饭三块五,两荤两素四块新币,物美价廉,着实有它吸引人的所在。我一般都选择两荤两素,炒猪肝是必选,其次加一个卤蛋,素菜根据当天的情况来定。但是不可或缺的是他们家免费的隐藏菜单“灵魂咖喱”,需要单独向老板问及。他会把咖喱汁淋在饭菜上,再加一块土豆,看似毫无美感,拌饭吃却别有一番风味。我在学校的第一年几乎每天都吃这家经济饭,不仅因为它相比其他几家更便宜,最重要的是它的便利。粿条面要煮很久,海南鸡饭的阿妈动作也慢,只有经济饭点菜流程简单迅速,从点饭到坐下来吃根本用不了一分钟。保证了午餐质量的同时亦给了我午餐后难得的休息时间,让我得以在一上午的忙碌后享受饭后片刻的宁静与安然。
      对于经济饭,新加坡本地人也有不一样的情愫。不仅是学生,在新加坡的大多数蓝领的一生中也一定会经历一段“经济饭时光”。因为房价的不断上涨,本地人们不得不以各种方式厉行节俭,当然吃饭也能省则省。此时经济饭便成为他们的首选,因为经济饭不仅便宜,而且选择相比于鸡饭、粿条面来说更多样化,3块新币能吃到肉和蔬菜,营养非常均衡。甚至,新加坡人们还在网上发起了各样的“经济饭挑战”,人们把自己点的经济饭拍下来晒到网络上,与陌生人分享一天生活的同时,也相互鼓励着省钱的行为,为各自的买房理想加油打气。
      经济饭便宜量大的特点丝毫不影响经济饭的盈利。2020年因为疫情的影响,新加坡的经济很不景气。面对经济不断倒塌的局面,新加坡的经济饭却在困境中站了起来,受到了空前的欢迎。由于经济下滑,许多食客的饮食习惯从平时的高档餐厅转为经济饭,使得新加坡经济饭的生意异常火爆。令人欣慰的是,这些经济饭的老板赚得盆盈钵满的同时也不忘回馈社会。在新加坡小印度一带的陶胜路(Townshend Road)上,一家拥有39年历史的大连传统面店(注:此大连传统面之大连非辽宁大连)就宣布每周二和周四午餐和晚餐时间免费送出500份经济饭,这位面店的老板对市民薪水受到影响导致的经济拮据感同身受,出于善意推出免费餐食的计划。从经济饭的诞生到现在,它在新加坡社会中扮演的角色早已不仅是一份便宜快捷的午餐,更如日本的味增,韩国的泡菜,深深融入进每一个在新加坡生活着的人们的内心,成为了深植这个城市的城市符号与文化印记。而我想,这份经济饭的存在,也正象征着新加坡这个繁华又浮躁的城市中珍贵的朴素和踏实,也正是这份朴实无华,才是城市能在世界进程中得以生生不息的力量源泉与不竭动力。

分享到:
中华文教网手机版
? 中华文教网版权所有 中华文教网简介 投稿指南 联系我们 tags 版权声明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