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读书写作>>  正文

2021-11-25 16:24 笑琰 2121年11月26日11版
        不知怎的燕想到来找我借房子。丈夫经常在外,一个人也太冷清,于是我便答应下来。她坚决要付房租,最后只好象征性地收一点。
        燕和我是初中同学,她长得比我漂亮,就是人很执拗,平时独来独往,不善言辞,同学之间也淡淡的。如今我结婚快五年了,她仍过着单身贵族的生活。这八、九年里,我只见过燕两三次,也还是匆匆的。她原在一个小县工作,最近才调来市里。
燕调了一家大服装厂搞设计,因为她学美术。她搬来后总是早出晚归,见我只是淡淡应付几句就把自己关进屋里。我几次想和她好好聊聊,却总无机会。
       丈夫出差在外,我也挺闷的,邀燕同床作伴,她说习惯一个人睡,而且很多设计只有到深夜才有灵感。我也觉她似乎很忙,也就很少打扰她。有时她也找我简单聊几句:
       “应龙经常出差在外,你想他吗?”燕问。
       “想又怎样!习惯了,就当他死了呗!”我笑道。
       “看你说的!如果真的失去他,你会怎样?”燕接着问。
       “说不清,或许我的心会死掉,至少要几年才能活过来。”我傻傻地答。
       “杏,你们结婚好几年了,怎么不要孩子?……”
       “唉!别提了。他老是出差在外,有了孩子我一个人哪顾得过来呢!”我打断她说。
       可是当我问及她的事,她总是岔开话题。
       丈夫出差回来了,见了燕点点头,算是招呼。那天深夜,我睡不着,听见燕从外边回来,象是喝醉了酒,丈夫让我去看看。燕眼睛通红,肿了一圈,酒气熏熏的。见了我说没事,那个狗屁厂长在席间向她献殷勤,不得已喝多了。我安慰几句给她倒上一杯茶,她说你睡吧,我没事。回到房间,丈夫坐在床边,听我说完道:“燕真可怜……”这一夜我们都没睡好。
       丈夫回来不到一礼拜又要出差了。先说要一两个月,后来又说厂里让他常驻A市,讨那里一家工厂欠他们厂的一百多万元款,什么时候讨完什么时候回来。对方答应分期付款,要两年才能还完。我听后眼泪汪汪的,丈夫安慰我说两三个月回来看我一次,我点点头,忍住泪水。
       丈夫走后约一个月,燕说为了摆脱那个狗屁厂长的纠缠,决定到外地分厂工作。临走燕说:“杏,有时真觉得很对不起你……”我听了不知其所以然。她走后我收拾房间,发现她留下一万元钱,纸条上写着我无论如何收下,我更加摸不着头脑了,猜想燕可能把什么事算到我头上了。我把钱和纸条装在信封里锁进抽屉,只等燕来揭开这个谜。
       丈夫走后一年多里,只回来三次,每次只是小住一两日,话也不多,似乎想说什么,可总也没说出来过。
       这天丈夫又从A市回来了,神情恍惚的样子,我忙问怎么啦?怎么了你?“她死了……是我害死了她!”“什么?!谁死了?”我莫明其妙,“燕,是燕。”“什么?”我惊了起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丈夫把头埋在两掌间很痛苦的样子:“是我害死了她,她拼命地跑着,不小心就被一辆汽车给……”“你说什么?应龙。”我一把把他扯起来。一封信从他衣袋里掉下来,我拾起打开:
      “应龙:
       我想了三个通宵,决定和你分手,我有了新的男朋友,明天和他一起去北京,下周出国到新加坡。……”
       天哪,这怎么可能?我久久地看着丈夫,他是那么地陌生……
 

相关新闻

笑琰
中华文教网手机版
? 中华文教网版权所有 中华文教网简介 投稿指南 联系我们 tags 版权声明 sitemap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