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读书写作>> 刘思辰的诗——人间清醒等 正文

刘思辰的诗——人间清醒等

2024-07-09 09:32 刘思辰 今日文教周刊
人间清醒
文/刘思辰(辽宁)
尘世里的灵魂大多惜月坠花折
惊昆山片玉
却极少镞砺括羽,傲霜斗雪
那些不可一世的雪啊!
它们的白,来自
比昆仑山还要高的天宇之外
于是它们居高临下,以白抵青
大雪之下,那些人间的草木
看上去如一排排死人的骨架
时光的水已将我冲干洗净
净到足以让我看清
那些如蚁附膻的卑劣
装神弄鬼的声音在大喊,
忘了你来人间的使命吧!
于是八条尾巴的狐狸在抵死祭月
不明所以的星星们,
纷纷在黎明前投湖
我默默收起那些破碎的荒枝枯败
用一些发黄的旧书做底柴,
去烧掉那一整个冬天的残雪
在心底萌发出春天的新绿
我在江川湖海的水面上写满文字
潜入水底倾听自己心跳的回声
我从不怀疑,太阳的伟大会成为
一场骗局
就像从不怀疑人间就此缺失了清醒
 
醒着的耳朵
在这北国冬季的苦寒之夜
我身体里正燃起一把无名之火
焚毁着,来自四肢百骸的
疼痛与挣扎
好想躺在一片冰冷的雪地里
长情地望着天上的月亮
给身体降温,许灵魂泅渡
腊月初的新月,被寒风
削瘦了骨架
与这人间的凉薄,
刚好不谋而合
我用冻僵的双手,
扒开被雪噬碎的冰屑
把醒着的耳朵,
贴近大地被冻裂的伤口
倾听一场震耳欲聋的万物复苏
 
青玉案
我血液滚烫,
暖了一块宋代的青玉
它玉骨冰心,
讨厌那些疯长的世俗根系
它钦佩我脉络分明,
就连血管里的岔路,
也标明了灵魂的出口
可是昨夜它与我说,
我的血里多了海的咸涩
岔路也变得拥挤
那些在前朝死去的紫菊花儿
正在路口排着长队,
邮寄对人间的思念
于是天亮后,青玉哽咽着
跌出我的身体
 
写给我的影子
你随我来到这个世界,
我是你的主人
而你在光明与黑暗中穿梭的自由,
却从不由我操控
你随我经历世间的苍凉
不言不语,不离不弃
像沉默寡言的知己
与我共享清欢,却从不贪恋我杯中之物
你喜欢纯粹的黑
像未及说出口的万语千言,千言万语
风一吹,树影婆娑
你的心事散落一地
再无踪迹
 
生命之光·无畏
别为一些草木的枯萎去哀叹
流年的碎影
你看那青天厚地,
便是它们永恒的父母
生命是一束穿行在路上的光
从不会因一些俗世里的是非曲直
人心明暗,而停歇片刻
万籁俱静的夜里扯一缕月光
洗净自己的耳朵吧!
听一听纯粹的心底,
还有多少日暮前的不甘
若眼里有雾不散也无需畏惧
那漆黑迷茫的夜里,
仅有一人为我提灯,
便可照内心累世的河山
 
时光战士
我是时光里的战士
用文字捍卫着灵魂里
瑰丽的城堡
曙光中我身披金色的征袍
威武于,光阴的尽头
我把一些,
热情似火的子弹
上膛,瞄准,发射……
战场上,那硝烟弥漫中的
断壁残垣啊!
尤在颓败中屹然不动
我爬上岁月的城墙,
喘着粗气
汗水咸出了深秋的天际
却青衫不悔,风骨依然
 
煮雪烹茶
我有两只翠玉的杯子
一只斟满夕阳的橘色
一只扣着唐朝的月光
小雪,埋不死
玫瑰的种子
它在冬天的土壤里,
写下两行带火的诗句
一行融化了光阴的白,
一行寄给了隔年的春
冬天的风啊!
淡了草木的颜色
它从我的肩上经过,
去往下一个素未谋面的故乡
人间不过一品茶,
五色瓜,四季花
今夜就请允我宠辱皆忘吧!
与这满天的星辰
同饮风月,煮雪烹茶
 
奔跑,在人间四月
在冬天的夜里打坐
御风不觉微寒,
逐海未感苍茫
路过梦里的山河,
还有那些杂乱无章的街道
我收紧松散的衣袖
一股西风窜出了领口
明月洒下一缕清辉,
邀我去它的怀抱
我摇头,我要等这场白雪化尽
继续奔跑在风里,在梦里,
在人间四月的繁花里
 
独自上岸
你说我的睫毛湿漉漉
且又纤长
如画卷里软毫勾勒出的山间秀枝
我无言以对,
轻放一些年华里葱郁的绿色
正如这冬夜的长风,
放逐我日渐疲惫的肉体
那些尘世里稀薄的血脉啊!
他们撑起了一个又一个苦难的投胎
巴巴等着三生万物,一树花开
人前的酒悲欢难辩
举杯的人都需各自饮完
身后的海,恰如鲜花烹油
只留我独自上岸
 
最清澈的光
我有一双多么清澈的眼睛,
眸光流转间,窥遍了浮世的云
清波微漾时,填满了
千疮百痍的沧桑
我的眼睛是佛前的瑪瑙,
剔透的琉璃
里面藏满了繁花万卷,
还有玲珑塔底的密笈
那不可一世的雾霭,试图
一次次,吞没我真实的善良
就让它散去吧!
重还我晴朗的天空
当人间的白,漫过了
时间的河岸
那九州一色与月相融
映入我眼里,最清澈的光
 
以地为囚
我总是觉得,草儿
绿得孤单,柿子红得孤单
太阳亮得孤单
结果它们都笑我闲得孤单
我咀嚼着,生命里
致命的悲哀
在这最卑贱的世界上,
做着最伟大的梦
神明,把我锁在
这个叫做地球的弹丸之地
让我重启灵魂的微光
我每夜以血祭爱,与星拜月
把一些伤痛埋在隔年的松下
等苦难溢出瞳孔,爬出人间的囚笼
 
见性之光
喜欢一行古老的诗句
在金光无垠的天幕间记了又记
像一只飞翔的鸟儿流浪天际,
时光不允我停留在那里,
丝毫的愚
于是我在寂静的夜空被贬落凡尘
人间的星光微弱,
它闪烁在玄幻与觉醒之间,
令我欢腾
前世的憾在梦中浅吟低唱,
我把皇冠加冕于命中的神明
它唤我找寻那最初的见性之光
 
盛开在葵花田里的欲望
为了一个赤裸裸的欲望
我的梦到处流浪
我问天地,你们可知道我是谁?
又该怎么活着?
天地闻言,把白雪
掩埋在我梦里的三尺之外
我被抛进了一片金色的葵花田里,
赤着脚,尽情奔跑
阳光、葵花,把我的脸映得金灿灿
哦,那是天与地的热恋开出的花朵
那儿有纯净的金子,
我的影子在金子里游动
它们采摘了金子的光芒,
献于我灵魂的头顶
我非生而恋光,却无可救药地
爱上了这金灿灿的光芒
天地慷慨地说,
好吧!还你一片金色的旷野
去做云、做风、做山间的白鹿
和空中的飞鸟
我漫步人间,双眸凝视着天空
足下踩着云朵般的质地,
身体如羽毛般轻柔
我说我还要与花厮守,与海长情
还要做山间的妖精和不老的神仙
我要诅咒那些漫长的凄苦,
和一些虚伪的神明
我要穿过十几亿光年的星海,
去看一场旷世不羁的生命潮汐
 
一条躺在我梦里的小路
火红的太阳渲染着灰色的天空
没有光茫,只留意象
厚重的石头墙,涂满
不知所云的彩色文字
白石下的青草,顺从地低着头
不争,也不吵
青色的小蛇口里衔着一朵莲花
一小袋种子里,
藏了块沉甸甸的金子
还有那些白色的流光啊!
它们打算掠夺人间的慈爱,
和一块蒙了尘的玉观音
远方听不见流水的轻喘
唯有一条蜿蜒的小路,
不宽也不窄,湿漉漉
布满青苔的春色,妥妥地躺在
我的梦里
 
冬夜已凉,我梦犹新
那铺天盖地的凉
正笼罩在老城的上空
我捂紧胸口的热
突然怀念起二十八度的六月
和深秋里惹火的枫林
没有人知道,我心底
曾藏着一匹红色的马
它在溪边饮水,吻草尖上
升起的晨露
而后便一头撞上了南山的墙
暮夜,我行走于冬的雪渍
身体里住满了月光的清柔
眉心处,还依稀可见
庄周清醒的蝴蝶
 
灵魂有归途
星星爬满了夜空,
像入了心的宁静
窥视着人间的相思
有一些枯败的花影蠢蠢欲动
它们在垂涎我额前月光的美色
此时的我正与神明共享一个月亮
我怀抱暖玉,身披清辉
纤纤指轻弹,便一地流年
我那生命之河水啊!
一头淌满青梅的血
一头落着,爱马橙的红
一面尚未泛黄,一面如雪若苍
于是,我别了月光
却不肯与冬白头
我在雪落之夜,掏空
眼里所有的星辰嵌入诗卷
只为在这薄如蝉翼的人间里,
寻找灵魂的归途
 
尘外之境里的冰美人
说好了,冬天的雪
要一场白过一场
明知人生短暂,如梦幻泡影
还要,称颂些什么?
谁能将我眼中的绿色掩埋于雪
无人能阻止,青藤的筋络
爬满隆冬的气息
无人能割断我与月亮的相连血脉
白雪下的冰美人啊!
正呵笔沾新绿,
在如此冬夜里肆意泼墨
攥紧清风新雨,浅踏尘外之境
 
悲喜,隔海相望
今夜月亮清瘦,
它狭长的脊背上,挂着
一些老旧的碎玉
我目光里的清澈,
已随日暮垂入大地
它们汇成一条时光里的小溪,
淌过一路崎岖
牧诗的人耳畔传来风的呜鸣,
请不要埋怨,我今夜的诗句
生硬而冰冷
那人间曾有过的浮华已被埋进山林
我转身于苍茫云蔼间,
看来时之路
用文字的封皮包裹住内心的滚烫
众生悲喜,倾刻便与我隔海而望
 
雾之渊
雾蔼,四海八荒
一堵厚重的墙
飞天遁地,躲不开
血诗句,我抓起一把
抛向天空
击穿了迷雾的白
人间,荒芜之地
虔诚的心,用九十度的鞠躬
答谢一场人间大爱
而后,逐风千里
卸掉一身浮华,隐入虚无
 
玄境之舟
那静谧的湖水里,洒满了
金色的神秘
是谁?一汪无垠的慈悲
空灵的音乐,在湖面上宛转
且悠扬
湖的两端,飞起一座
如虹的山脉
湖面,瞬间便被隔成了一轮
金色的月亮,熠熠生辉
一艘,漂泊的小舟
在水上若隐若现,若来若去
无所从来,亦无所去
于时空之源,幻化成了一个
金色的点儿
 
西藏
转经筒,尼玛石,
嘛呢杆上
那随风的经幡……
转山的虔诚,
朝拜的长头
给这世间,兵荒马乱的
灵魂啊!
找一个,安放的前程
 
梦见曼陀罗
我喜脚下的路,
宽如海阔,长通古今
我慕树上的花,
色如桃面,大似碗盖
我惊眼前的人,
颜如美玉,姿若仙子
我看见,铺天盖地的曼陀罗
和花树间温和的象群
我看见佛主的慈悲,化成
湛蓝色的湖水,
和湖面上映出的淡紫色霞光
我从梦中醒来,心无挂碍
忽觉身在红尘亦如一梦
故知般若波罗蜜多,能除一切苦
真实不虚
 
如来
谁,空守四季之枯荣
任红尘,流浪
生死之外
谁,静达彼岸之巅
垂目默念轮回,观沧海
亦复如是
如,若来
十指双合,默诵经文三千
涤荡心灵
如,若去
渡劫难,了别离
洗尽铅华一身

中华文教网手机版
? 中华文教网版权所有 中华文教网简介 投稿指南 联系我们 tags 版权声明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