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文化之旅>> 这个时代更需要什么样的诗人 正文

这个时代更需要什么样的诗人

2024-07-08 08:39 雷越 黄开建 今日文教周刊
——读诗人马克诗集《风吹麦浪》有感
 
雷越  黄开建  
 
         中华五千年的文明,诗歌这一文学体裁,在东方文化的历史舞台上扮演着重要的角色。无论是远古的诗人,还是现代的诗歌前辈。他们所创造的诗歌作品:唐诗、宋词、元曲也好,以及现代的新诗也罢,其所涵盖的历史境界和折射的人文思想,无不使后人对历史中的辉煌岁月,产生着美好的向往。
        近日熟读马克诗歌作品集《风吹麦浪》,从一首首优秀的诗歌字里行间,传达出来的诗歌意象,让做为学生的我,在当今工业文明和经济文明的双重挤压下,在快乐和痛苦,幸福与忧伤的学习生活中,对厌倦的文学和诗歌,在内心灵魂的深处,又重新迸发出了一丝悠悠然的惆怅。那么,诗人马克的诗歌作品集《风吹麦浪》又是一本什么样子的作品呢?它的字里行间,又给读者传达了一份什么样的志向呢?我想,还是让我们来朗诵一段诗歌中的佳句吧:
 
       麦穗膨胀、炸裂的脆响
       空气中、弥漫着醉人的麦香
       银雀在蓝天开心地歌唱
       微风中,大地上
       展开一幅丰收的景象
 
        这是诗人马克歌颂麦子的一段佳句,这让我联想起了李白《静夜思》中的月亮,海子《面朝大海春暖花开》中的大海,舒婷《致橡树》中的橡树。我认为:诗人马克《风吹麦浪》中的麦子,与这些诗歌中的诸意象一样,也有望成为诗坛的经典。
因为,诗人马克通过麦子,给读者传达了包含麦子的所有想象。在诗人的词句里,冀南平原的大片大地之上,一粒粒金黄色饱满的麦子,是劳作的亲人,是农民对土地的朴素情怀,是水,是空气;是在炸裂的脆响中,一簇簇成熟的金黄色麦穗于夏日熏风中在为我们的伟大祖国歌唱。
        诗人马克在诗集《风吹麦浪》中的歌唱,共分为四个章节,分别是光辉一页、家国情怀、神州处处、晨光呓语等篇章,共收录诗人近年创作的近五十余首诗歌作品。细细诵读,每一首诗歌无不充满了豪爽的激情和催人奋进的情感,这也正如诗人马克多年来对诗歌的追求中所言:多年来,我一直秉承写实主义风格,努力在火热的生活中寻找诗句、坚持用脚步追寻字里行间的诗意,尤其把歌唱英雄、赞美英雄作为一个诗歌写作者的追求。不作无病呻吟,不搞雾里看花,努力追求生活的真善美、挖掘生活的真善美、反映生活的真善美,让诗句化作一缕阳光,照亮生活,温暖人间。
        诗人马克给我们的外在印象,没有一点诗人的豪放和骄傲,或者是诗人的颓废和避世。如果不看他的诗集,不阅读他的诗歌作品,我们无法想象他就是一位诗人,而且还是一位创作出无数优秀诗歌作品的诗人。简朴的衣着,谦和的语言,站在朋友面前的马克,就是那么一位平平常常的老大哥,言谈举止如邻家的兄长,只不过走起路来的马克,两脚生风的他,才顿现他诗人雷厉风行的叙事风格。这也不由得使我想起他的组诗《那场风雪,那场雨,那些阳光》:
 
       大西北黄土高坡上的风
       这般肆虐
       这般放荡
       吼叫着,卷起黄土卷起黄沙
       朝人们的脸上扬去
       一把,又一把
       生疼,无比
       那些胆怯的茅草、蒿草、狗尾巴草们
       匍匐在地,不敢喘息
 
        这是一组反映红军二万五千里长征的诗句,字里行间,没有军队,没有刀枪,没有敌人,没有战场。但是,诗歌的意象里,我们通过黄土高坡上的风,仿佛感受到了千军万马的嘶吼,感受到了红军战士万丈豪情中气贯山河的奔涌,以及敌人像狗尾巴草在地下的不敢喘息。
        诗歌评论家白庚胜把马克称之为:“活跃在当今诗坛上的一位主旋律诗人。”其实我想,我们的诗坛,如果再多一些像马克一样的主旋律诗人,岂不是更好。
        当前文坛上有些小说、诗歌,我们看了半天也看不懂,可文坛上有些人却又偏偏说好,其实让我说,看不懂的文学作品,表面上给人感觉好像有深度,但大家都看不懂的文学作品,并不一定就是好作品了。最起码要说作者的叙述功力不够,谈不上大家所为。中国有句古言说:古有奇文者,只因有大士也。是说好的文学作品,应该是由伟大的文学家来创造。
        屎尿体、下半身、颓废派、探索诗……当今诗歌创作,绝对不是象牙塔里的劳动,看不懂诗歌的人也绝对不是下里巴人。神圣的诗歌,这一古老和现代的文学艺术形式,为何发展到二十一世纪的今天,却被世人视为另类呢?我们当今诗坛要想改变世人对于诗人的一些不良看法,我想:这个世界上,是不是应该多一些主旋律诗歌创作的诗人呢?
       世界上任何一个优秀的民族,都有其闪光的地方,文学作品只有把这种本民族闪光的地方,让它发扬光大,那么才会被世界文学界认可、接受,以至佩服。我们必须从历史中清醒地看到:一个充满了诗歌的历史区域,那也必定是人心所向的地方;一个有着优秀诗歌传统的民族,那也必定是一个有着勃勃生机、奋发向上的民族。
        诗歌啊,让我痛苦,让我忧伤,让我想忘记而又忘记不了的神圣诗歌啊,我们这个时代又该出现什么样的诗人,用来记录和讴歌我们这个伟大的时代呢?路漫漫其修远兮,当今的诗坛,我想:我们是不是应该多一些像马克那样,以写主旋律诗歌活跃于诗坛、文坛的诗人呢?

中华文教网手机版
? 中华文教网版权所有 中华文教网简介 投稿指南 联系我们 tags 版权声明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