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文教网移动版

首页>>图书出版>>

我骄傲啊!《小说选刊》下扬州

我骄傲啊!《小说选刊》下扬州

■马金星(北京)     

我个人认为,2013年央视春晚“笑果”小品《你摊上事儿了》其中的经典台词:“你摊上事儿了,你摊上大事了。我骄傲啊!”刻画的保安兄弟形象,我感觉很是给力,也很是正能量。《小说选刊》按图索骥在“点燃中国梦想,成就未来之星。”的“杜卫东时代”,我们有幸从北京束装就道下到扬州走访,百花盛开+万紫千红;草木树石+天光云影,真是给“京华春梦”们换了一个“心灵的撒哈拉”。在时空变迁的人间天地里,为实现中国文学梦而提笔江山“家乡是高兴的,感恩她诞生了阿星;北京是高兴的,感恩她养育了阿星;世界是高兴的,感恩她拥有了阿星;扬州是高兴的,感恩她迎来了阿星。”扬州是山与歌眉敛波同醉眼流的山水城市,著名的“扬州八怪”该是那里风姿绰约的“园林”风雅标志。

一方水土养育一方人,一方水土造就一方风景。生素在我上世纪八十年代那千里之外“文章平平,字压天下”放马岛下的东昌府,我在千山闻鸟语,万壑走松风的浸淫中,热血期待很小的时候,天宝当年就向往着梦中的扬州,仿佛是我前世今生,曾经驻足过。国内外“读博念后”的时候,每次耳闻目睹这两个无法释怀的汉字,总会血浓骨老小学晚自习时我的课外书《红楼梦》第12回“……林黛玉辞别了贾母等,带领仆从,登舟往扬州去了”时。兴奋的我,便会忘我地手舞足蹈,思往一游。旁观同学拍手笑“扬州”。扬又何妨,州又何妨!然后才翻开课本温习功课。那挑得锦衣纨裤的动作+那抛了饫甘餍肥的表情都是一鼓作气。在京沉默是金至今天,《作家报》社爆春秋;想来还是那样桨声灯影地鲜活+那样情意绸缪地潇洒+那样难忘今朝地奔放。

博雅塔前人博雅。虽然一撇再加一捺组成个人字;但是这个人啊很神奇,“孤帆远影碧空尽,唯见长江天际流。”让你可圈可点,天恩祖德的点亮一座心灵灯塔,爱上咫尺天涯扬州缘的吃住行赏。即使“昨夜星辰,今夜星辰”全世界,那份衣带渐宽+独上高楼+蓦然回首就像地球绕太阳转那样真实。我想走遍天涯去寻随;扬州与我,即是灵魂吧!后来又从老师掰肌分理,坐而论道的诗词课堂上扇风点火,花光人面,载品载笑地更加“认识”扬州。扬州,史称盐都;这座江苏的古城让神驰情往的我心动了一下,仿佛是我梦里邓中岳“进京赶考,头名状元”的人间天堂。想想看,一位曾就读“未名湖畔我未名”的阿星,最知天开图画的哪里是我们慢慢品鉴的发祥地和采风点。是枕山栖谷,惊梦日边创作不朽篇章的纷呈圣地。

阕巳年农历的3月13日,机会之门终于为被誉为中国文坛的晴雨表+风向标的《小说选刊》洞开。但当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真真切切“十年一觉扬州梦,赢得青楼薄幸名。”时,还是一脚落实,身经目击彻底巅覆了早岁天真烂漫的幻想概念。眼前面对的扬州这个参照物的风景,突然地就沈腰潘鬓,眼前发亮了。在我多半钟情怀春,心葩暗放驰骋的那个想象里,扬州最诗情+扬州最画意+扬州也最芍药;当然还得+牡丹+琼花……,才能=国际扬州。

那个曾经驻扎着李白诗云“故人西辞黄鹤楼,烟花三月下扬州”梦境的想象;对了,我们一行人马16人,雅玲荷箪食,荣梅携壶浆是从五朝帝都的北京乘火车出发,开展笔尖千字,胸生万卷的马蹄疾。足足魂牵梦萦了近40年,我终于有朝一日能美美地安营扎寨,梦想成真“马”去扬州啦。我永不言弃的执著在车厢里,看着火车票上那“金榜题名”的扬州两字,我就扯开嗓子“心中有个恋人,身外有个世界”的立马聊发少年狂唱开了。压根好像不是去探赜索隐,遣兴忽写烟花妙部,风月名班的雪泥鸿爪;而是去走马章台圆千年等一回的“洞房花烛夜”。

遥想小马哥当年芙蓉春宵“温香软玉抱满怀”的新婚时,婚联是中国著名书法家启功先生赠的。上联是:三星高照衍百世,下联是:郎才女貌好千年。横批是合之作天。火车的鸣笛声使我突然收住了信马由缰的“千里梦”,扯远啦。我们“千军万马”回眸一笑相随迈出扬州站去,大老远就看到前去接我们的朋友卜平等文友束带蹑履,在“春风十里扬州路”上,那迎来日出般满脸烟霞的面孔。他乡遇故知的万丈好心情承欢待宴,我嘴里忍不住呐喊出来:扬州,阿星来啦!

“东风袅袅泛崇光,香雾空蒙月转廊。只恐夜深花睡去,故烧高烛照红妆。”苏轼这首《海棠》诗,贴切地反映了“我”落脚在这个神交已久却依旧陌生。我们选刊人对沿途中风雅幽丽的每一瞥目光都充盈着惊喜,每一次满目苍翠的顾盼都流溢着生情的迷丽,采风中深浅红树的回忆也自有道不尽的万千音画。初到“近水知鱼讯,近山知鸟音”的扬州,哈哈,来不及抖干净两肩风尘,便眼角流光,笑逐颜开。

“烟蓑雨笠长林下,老去而今空见画。”人欢马叫着恭近了这座阑珊花意的绿杨城郭。使我们这群名闻遐迩的选刊人在这“除却巫山不是云”的大美里,点头日月星来也匆匆,喷气水火风去也匆匆,终于在青山隐隐,萧萧修竹里“天上一轮”了心慕神追的选刊梦。突然想起朱自清的《匆匆》那篇美文。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就这样春去也。朱先生下笔时“大约在冬季”还不如我扬州的采风,想必他笔底的烟云情调会缔造风雷赤县天的。

在南都我听说金陵艳妓林秋香画柳于扇,脱籍从良的故事:“昔日章台舞细腰,任君攀折嫩枝条。如今写入丹青里,不许东风再动摇。”不知怎么,从林奴儿“追欢买笑”的字里行间,我在中国作家楼上是否该弘扬紧闭千年的社会正能量?!“暮春之时,春服既成,冠者五六人,童子六七人,浴乎沂,风乎舞雩,咏而归。”(《论语》曾点)自告奋勇地牵头邀请我们去“曾经沧海难为水”的,是当代著名评论家、我们的副主编王干先生,他就出生在那座全国历史文化名城里。举目张望:他那能“扭住龙头,拉回象腰”老家就画龙点睛在“扬州八怪”的地盘上。此时,“百闻不如一见”来的我,揣着身家性命手扶2500年历史的24桥,异国他乡“一见”风光旖旎胜“百闻”可算是筑圆了中国之星历史悠久的花好月圆。

春风得意马蹄疾,祝福祖国寿千秋。当含苞待放的季节脚步还在蜻蜓点水的大都市里徜徉;扬州“十三余”的风景却洋溢着“二月初”的芬芳气息。绣球树丛缘在绿涛滚滚浩瀚连绵的天地里,皎白如雪,高洁无尘。总之“流连忘返”一句话:我自恃腹有八部著作“养在深闺”,顿时生出当年李白面对黄鹤楼的掷笔叹息:“眼前有景道不得,崔颢题诗在上头。”那每一寸名山秀水,都引来选刊人惊羡的眼神。想必恩荣缪斯女神的特别陶醉。我“小小不言”北京花,本想马文名片小聊城,在“卷上竹帘总不如”的扬州“壁虎掀门帘——露一小手。”(我的雅号小小不言)可“守户先生”无论如何齐天大圣“一手遮天”地推介“见扬州”。笔墨游走始终没有强中还有强中手治孙悟空“佛法无边”的所谓如来佛感觉。八怪地盘挥斥方遒“亮巴掌”真是冰泉冷涩弦凝绝。有辱寻吾个正着的“缘”州,这次第,封京御纸包不住露出的“马脚”啊。唉——,丑媳妇迟早要见公婆的。

“蜡烛有心,替人垂泪”都是杜牧“姿色娇艳的窈窕淑女”的娉娉袅袅,豆蔻梢头。眠花卧柳的瘦西湖啊,你是为了“一壶水煮三省茶”的风物声誉而日渐消“瘦”的啊?呜呼,扬州的“包打天下”是不是整天忙着闻名全国?我们曾在百年老店“富春魁龙珠茶”社早餐起来!在宇下若有“酒好不怕巷子深”的灵光,亦将会蒙受名门贵宦的波光粼粼,永远是“花中酒内”的座上客吧?我们的大中国“登门拜访”一向说“人贵有自知之明”,西方人“接受邀请”在古希腊时代好像开说“要了解自己”,有如我爱听的歌曲《月亮之上》,除了有时《甜蜜蜜》谁都因为分茶颠竹的声誉投入地爱一次,忘了自己而“不识庐山真面目”。我祈求飞黄腾达,一帆风顺;顺一点再顺一点。一笔通天?我在用心地爱着你!

中华儿子爱游记。君不见,春波漾绿,岸草铺碧;扬州那密密匝匝,挤挤簇簇,种族各异的细长竹子的主竿上,顶着浓密的片片竹叶,在美谈轻吻中,耳鬓厮磨,忽明忽暗。踏着盛产“怪怪”的悠悠“怪”道,观看+聆听+沐浴+思绪的水墨画卷在乡邦文物里莫名的颤栗,在峰峦绵亘,直刺云天的竹海,不时隐现形态各异的八角竹亭。在此“养精蓄锐”小憩片刻,身边是叮咚作响的潺潺泉水,松风煮茗,酣畅“描绘”,该是先哲大师翠叶藏鸳,竹帘隔燕。王干先生是否在此打马藏阄,徐徐岚风里该是最有“怪”趣的。

不爱红妆爱扬州。追寻花街柳陌,通宵谴兴,什么湖楚馆秦楼,柳回青眼的纤影,是窈窕+清雅的。君不见那湖上的一抹轻烟,似乎是擅长山水画家神来了竹影兰香,鸟语桨声的几笔,使有声画,都带上了千呼万唤,犹抱琵琶朦胧的美,缥缈+空灵+幽雅+……当“眉眼盈盈处,不扬州的中国人”——你,步履虹桥,发现竹叶青翠欲滴,空气清新湿润;阿弥陀佛!让我们选刊的兄弟姐妹仿佛身处天生丽质。享受湖光山色的“天然氧吧”,乐不思蜀“女儿红”。我此时楚材晋用,斗胆力拔山兮气盖世的问号??向苍天,为何不让我衣带云霞官扬州???龙马精神中国梦,不辞长做扬州人。

“青丝系马尾,黄金络马头”朝饮堕露,夕赏斜晖在瘦西湖畔,映入眼帘的是沿河最著名的小金山+法海寺+五亭桥……“月观”,望“四桥烟雨”,我们的字典里已有快马加鞭“问前程”三个字的动观游境,到了任凭脱籍下马,老去江湖的静观小坐“值得一看”的四个字。在此额为“见山楼”招引着我们;我们那时候开始追逐“如今写入丹青里”俯视全园的春色丛中笑了。博古通今,遥想起锦阵花营,缱绻深情的此门中,那里曾是康熙、乾隆两位皇帝六度南巡笑春风而建造的塔园,……在我每日孜孜手不释卷的神游舞台上,“向天再借五百年”的心海电光石火,山雨欲来。如历史烟云般从我眼前日光月影参差相称的五亭桥洞里撑篙把舵+打浆摇橹=一一“扬州”晃过。

惊诧于那“两堤化柳全依水,一路楼台直到山”的盛景了。君不闻,扬州的画眉鸟那婉啭的声声鸣叫,仿佛是含着瘦西湖的忘情水在荷叶上戏动,又像含着露珠在舌尖上滚动,我们选刊人须眉巾帼,秀外慧中,盛装寻芳简直是一首云鬓花颜的入画唐诗,颌首光景又摇进一幅彩袖玉钟的山水丹青。我在耳目的供养歌曲《粉红色的回忆》里真不啻神仙中人了。还“束马悬车”徘徊瞻眺着选刊含笑的翩翩花枝。我“欲与杜牧试比高”的吟哦:日出朝阳隅,照我国刊楼。国刊有仕女,六名媛罗敷。罗敷喜采风,采风扬州隅??——踯躅的“四朵金花”(京城还芳闺“两朵”梨花带雨,主编其其格和主任傅秀莹)多情应笑我。还“怜香惜玉”兴意阑珊动了缕身在扬州心在京的情丝呢。天人共鉴。因为天若有情天亦老:——独乐乐,不如众乐乐;众乐乐,不如全乐乐啊。

无情未必真豪杰。《小说选刊》杂志散发出的淡淡油墨香味天长地久,融注了我的血脉+肌体之中。往昔红尘里那份加浓的诗朋酒友共开尊怡悦,那股升温的倚玉偎香珠翠拥激奋。那番增色的谙尽孤眠“枯瘦如柴地把脚一跺心一狠,——罢了,”的诗意?北京内外家的“青枝绿叶”们!“南洋湖里好甜水,远水解不了近渴。”还是中国气派地“盈盈公府步,冉冉府中趋”。当好眼前范姐尚妹鞍前马后的护花使者吧。阿星版“编辑部的故事”正在自家的“五湖四海”——扬州公演:风生水起,国色天香;扬州“扎西得勒!”灯前月夕,涉笔追忆从扬州到京城魂系神往,夙愿成趣的这一刻,我不觉心尖发痒,超级享受的眼睛里直想迸出火苗的气息来;为了眉间心上我在选刊的“迎朝旭+挹彩虹+看烟霞+送夕阳+望星空+捧婵娟+呼山雨+唤江风”的咏叹,我韦编三绝;快速切换掉“滩声+瀑声+渔唱声+樵歌入耳”等等的振翅腾飞,男儿有泪不轻弹。最终大家在修篁弄影+假山奇观+楼轩雅韵+庭院古风……的多次定格中华儿女,大团结的靓影跨越千山万水,今在我国内外乐此朝夕的心版上拥抱风帆烟艇——吉星高照。

“三更灯火五更鸡,《小说选刊》编辑时。”美哉!王顾左右而言他。不管“瓦上霜”的明月夜有没有寻踪地球村的〔《致理想读者》(李敬泽——著)〕,可葆此风光的我们,总算拥有“门前雪”扬州路的感恩读者,——扬州市物价局党组书记兼局长潘建民先生,以上都是推波助澜,纵风止燎。北京欢迎“你”+他的政界同学闪亮登场,舞低歌尽与我们有缘相会在那里交流心房的“难忘今宵”。擎天柱下囿于“震惊今生与来世”的奖金,“楚河汉界”的版面记载只好涛声依旧“瑞典王国”,割爱不赘诺贝尔的家产200万英镑。

没有他们的志心朝礼,举杯相邀。“金”马年伊始我不会魂系发力“大北京”,神往冲刺“提速年”高攀游齐鲁的步履李白+游意大利的视域歌德,撩拨“键盘”将自身孕育的壮游,经历+行踪+见闻=“走红朝阳”;油然为这里的一代天娇挥金笔,旷展写照涉足万古流芳的“仙寿恒昌”,给扬州星耀激扬最青睐,传神时代山水领域的“芳龄永继”,他们高义薄云的琼浆“滴酒”之恩,我重高文典册,国酒“茅台”相报!“杜牧诗云:‘胜败兵家不可期,包羞忍耻是男儿。江东子弟多豪俊,卷土重来未可知。’你会描绘有期,重头再来的。”掠过中国作家出版集团804室的窗外,震惊今生与来世的火红街道标语迎风猎猎“共建美丽朝阳,共享出彩人生;文化大舞台,有你更精彩。”任凭鹧鸪天的眼前人放下笔杆,从稿子里拔出马头下扬州哦。

“龙王献水,喷车马之尘埃;天女散花,缀山林之草树。”国际作家笔会里这勾起了我在红墙黄瓦,金碧辉煌的杨柳岸,晚春盘马的“兰舟催发”。令我昂首扬鬃,“让子弹飞”的一席;到底还是惦念所谓见时迟别时快的‘掌中轻’”旧梦了。北京呀,烟!烟!!烟!!!外埠呀花到我的马上来,马上来。此去经年问“时代其其格”的《小说选刊》,我们何时龙章凤姿,重振疲躯启程赴扬好地方:马到成功须国酒,巾帼作伴再寻踪啊?回首“淮左名都”的锦心绣口,我爱扬州!  

(作者系《小说选刊》事业发展部副主任)

(锟斤拷锟轿编辑锟斤拷中华文教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