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少年成才>> 你是一树一树的花开 正文

你是一树一树的花开

2015-08-26 10:20 贺翼清 本站原创

                                                  你是一树一树的花开

 


      清明放假前,在留校做试卷和回家之间犹豫。爸爸的一句话就让我在面对六张卷子的巨压之下毅然决定回家。他说:家里的花开了。
      满怀对整树灼灼繁花的期待到家时,天色已全然黑意正浓。但呼吸间,满树花色就化作幽香沁入心脾,即使眼前只有零星花意,却也感受到盛春的拥抱。整理好行装,坐在藤椅上,窗外是虫鸣,带了蛙声,只觉得安静。
      这个安静的小角落是我生活了近十年的地方,每天早上可以被鸟叫醒。一睁眼就是漂亮的月桂叶印在蓝色天空上,偶尔有麻雀停在桂树枝头,瞪着一双小豆眼歪头看向窗内。对视一眼,翻身,继续春眠不觉晓。后来去学校读寄宿,每天早上都被宿管阿姨或是慷慨激昂的音乐叫嚣着吵醒,竟忘了起床是件多美好的事。在床上眯两到三分钟,楼下就会传来妈妈和邻居阿姨大声讨论今天大白菜的行情或是联合起来调戏隔壁新添的小孙孙。每每听了我都忍不住发笑。再过几分钟,妈妈就会带着一碗香气四溢的面条走进房间,也不说话,就是坐在一边吃。等到我终于忍不住吞咽口水还被她发现时,她就会丢过来一坨衣物。透过层层叠叠布料,我看见面条上方氤氲的空气随妈妈一起飘出木门,自知定力太低,开始换衣服洗漱再奔向餐桌。至于我爸爸?嗯,他早就修炼成金刚不坏之身,这点诱惑岂能动得了他一睡到底的坚定意志。
回想从前的起床,我只觉得正应了那句:幽幽的想,默默地笑。突然想起今晚有红月可赏,打开窗,却只看见北极星和月亮淡淡下的菜田,不觉遗憾,只是好像看到一片水波荡漾中,多年前那一个个下午的灿阳穿透了黑色,照进夜风羽中。那个年纪,不知道什么是干净,妈妈刚买的白裙子转眼就变黑抹布,眼里却只有玩乐。一步一步随邻居家哥哥走下菜田,再到后来自己像个冲锋兵一样杀到前面,后头跟着三两个小奶娃。现在我怕虫怕得要命,可当时脱了鞋光脚就在泥巴地理撒丫子跑,扑鼻而来的是泥土的清香,扑面而来的是粉蝶扑扇的翅膀。脚指一点点感受泥土的绵软和舒服,那时觉得自己就是一棵树,蚂蚁爬过脚背也无所谓,春光很明媚。
杂花生树,群莺乱飞,就像天很少像以前那么蓝一样,我会珍惜每一件衣服不去弄脏它们;会安静坐在家里写这篇周记以及接下来六张卷子;会看到蚯蚓、蜘蛛之流内心厌恶。但我再也不会光脚在泥地里奔跑;再也不会伸手就捉抓一只绿色蚱蜢;再也不敢像小时候一样不做作业还回家骗妈妈没有作业。但很是感谢有那么几年,我没事儿就可以逗弄门前晒太阳的野猫,给山茶、樱花和月秋桂剪枝浇水,放肆享用春华夏花秋香冬色的美好。
      门前山茶开的较往年晚,剩了几朵娇红;柚树也开出白色花苞,每年入夜变醉了街坊邻里;樱花还是绿意盎然,怕是得再等一年才能等到她含娇吐粉;桂树又高了许多,闭眼就能想到秋天浓醇的郁香;枇杷长了许多年还是没能亭亭如盖。
      “你是一树一树的花开,是燕在梁间呢喃。”人间四月天,春色荡漾,我们在沥沥春雨中荡起双桨。划开无波古水,划向故里春色。
       月光伴着日光灯的亮铺满眼前这方小书桌,六张空白试卷正对我满眶柔情,虎视眈眈。

相关新闻

贺翼清
中华文教网手机版
? 中华文教网版权所有 中华文教网简介 投稿指南 联系我们 tags 版权声明 sitemap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