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文教网移动版

首页>>少年成才>>

       山东省淄博市第一中学高2017级19班    苏明浩

      月先生不知何时已经挂在了树梢枝头,小小几根树枝竟能托起月先生,皎洁的月光如瀑布般从天上,从山间倾流下来,在山的那头不时有不知名的鸟儿在低声吟唱。水生倚在门框上,若有所思,想着那盏灯,每次都能给自己一种宁静与心安,都能想起那小而温暖的天伦之乐。
      一片黑暗中,有一幢房子,房子里亮一盏灯,那盏灯发出的光像有一种魔力一样,吸引着水生,水生朝着灯的方向走去,那光亮离的越来越近,就是走不到头。
      “水生,醒醒,别做梦了,今天已经二十九了,明儿就是除夕,包工头已经把这几个月的工资打到咱们的工资卡上了,俺们要回家过年了,哦,对了,包工头还说,除夕夜加班三倍工资。”宿舍的工友们把水生从梦里拉回到了现实。
      那盏灯是水生五年前除夕夜从家离开的时候的样子。那一晚上,全家人站在门口,与水生作着告别。没有寒暄,没有宽慰,没有拥抱,没有一句话。水生的爸直视着他,他的皱纹又深了,他的黑发中又添了些灰白。眼睛里滚着泪水,压抑着。在漫天飞雪里,一家人目送水生上了村口的车。
      水生已经五年没回过家过过年了。本来打算,今年一定要回去过年,高低给父母磕好几个头,好好陪一下自己的媳妇和那大白胖儿子。五年了,应该长得更帅了吧,变化应该很大吧。水声想着,不禁笑出声来。眼前又出现了那盏有魔力的灯,吸引着他。
       可是面对除夕夜加班三倍工资的诱惑,他却犹豫了,一边是五年未见的亲人,一边是三倍的工资,这事搁谁身上谁都会难以抉择。
水生从家附近的银行走出来时,太阳已经与地平线相切,一双粗糙而又笨重的手捂着胸口,那里他揣着刚取出来的四千块钱,这是他在工地干活一年下来所积攒的全部积蓄,他一边走,一边想着要怎么花掉这四千块钱。
       前几天下在地上的雪已经化了大半,一阵风过后,水生打了个寒颤,工地上已经充满了萧条的气息,仅存的几棵树,竟也无人像黛玉爱惜落花般怜惜它们。几只棕黑色的麻雀也终究受不了工地的萧条,飞走了,去开辟另一片陌生的天地。
      那盏灯时刻在水生的脑海里挥之不去。
      天空不再像春夏那样透露着水的灵性,干燥的季节,无奈的风景。一只乌鸦在头顶的树枝上叫个不停,乱了节奏,扰了水生的心,此刻,竟也无力理会它的晦气,独自低头,在这悲伤的景中越陷越深。
      水生终于做出了选择,为了那盏灯,那盏思念已久的灯,那份情:回家!
      家和万事兴。
      水生来到车站,买了一张回家的车票。钱没有可以赚,但是亲情是无可替代的。
      回家的路程是遥远的,大约需要二十个小时,上车时已经快十二点了,估计到家也就明天的这个时候了。
      车缓缓的开动起来了,水生的心也随着引擎的发动兴奋起来,想想五年未见的亲人,见到自己该有多高兴,还有要给媳妇买的电动车。水生又笑了。
      夜色朦胧中,水生站在了村口。看着自己家里透出的灯光,水生心里充满了温馨。这时候,世界的中心就在这个村庄,这个村庄的中心就在水生他们家,就在那盏充满温馨的灯上……


(锟斤拷锟轿编辑锟斤拷中华文教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