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文教网移动版

首页>>文学社团>>

深海物语

(上接7月1日五版)

     

        靳紫梦,女,1999年10月生,祖籍河南省安阳县。北京市写作协会会员,《作家报》小记者,《学习方法报》小记者,《科学导报》小记者,《科技信息报》小记者。诗歌《大自然的语言》《树叶飘飘》在《诗刊》发表;《第一次喝咖啡的感觉》《我爱“娱乐公园”》《夏天的鸟鸣》《我希望有一支神笔》《读〈童年〉有感》《这样做很对》发表于《学习方法报》;《我是魔术师》《小树苗长大了》《奇思妙想》《我和我的老师》发表于《科学导报》;《我和我的老师》发表于《科技信息报》2010今日文教7月26日六版,《我与书的故事》发表于2010今日文教12月20日A2版,《我的老师》《生态文明从我做起》发表于2012年1月9日今日文教A11版([InstallDir_ChannelDir]young/201201/6457.shtml)《和赤足一起的那些岁月》发表于2012年1月16日今日文教;A3版([InstallDir_ChannelDir]young/201202/6515.shtml)2012年2月6日今日文教A3版([InstallDir_ChannelDir]young/201308/10875.shtml)国画《荷塘清趣》发表于科技信息报、今日文教周刊2013年8月5日B8版。
    Part2
        “不许动!打劫!快交出食物来!”
        “……”
        原来,海底也有打劫的么……
        冷玄莫很无语地看着前面两位大叔,一个手部长着巨大的螯,另一个头上却长着须。
        很好,暂且把这两位不知名的劫匪大叔称作“虾兵蟹将”。
        所以虾大叔您能告诉我为什么是交出食物来么……冷玄莫默默地吐槽着。
        “唉!”冷玄莫叹了口气,转头看着正拿着一袋鱼片吃得津津有味的洛雪飞少女,“呐,我的保镖大小姐,现在是该你工作的时候了吧?”
        洛雪飞咬鱼片的动作顿了顿,嘴里含着半片鱼片含糊不清的地道:“唔……负行,您的顾青缩……”
        “停!打住……好吧我知道了,我自己来解决他们就是了。”冷玄莫一脸黑线地打断她的话。他就知道,有什么事要指望她你就输了=_=想着冷玄莫就向前方两位虾兵蟹将走去。
留下被打断了话,正一脸疑惑的少女:少爷怎么不让我说完呢?少爷的无良父亲吩咐她,若是少爷没有生命危险,她就不用出手,还说男孩子要女孩保护的话实在是太难看了。
        ——但不是Boss您雇了我这个女孩子做保镖的吗?
        当时洛雪飞差点就把这句话说了出来。她心里还想其实她和少爷有一点还挺像的,都有一个无良的监护人。……扯远了。再看这边的冷玄莫,把一直塞在口袋里的手从厚实的卡其色的大衣中拿出来,拉了拉脖子里的灰色棉围巾,被帽沿遮住的双眼里尽是不满的神色:啊~海底这么冷,明明人鱼这样的海妖在海底甚至不穿衣服都不会打一个喷嚏,干嘛非要我受冻啊!但无奈的是他请不动那位尊贵的人鱼小姐。
        冷玄莫双手合十,心念一动,脚下便光芒大造,凝出了个复杂的魔法阵。对面的两位大叔还没来的及准备法阵就被华丽丽地打飞出去。
        “战斗一开始就结束了,真不愧是‘虾兵蟹将’。”冷玄莫感叹道。然后把手塞回口袋,转过头看洛雪飞。洛雪飞见少爷看着她,便一口把嚼了一半的鱼片全部咽尽肚子里,非常天然地道:“少年,干得不错!”
        “……”冷玄莫已经不想再说什么了。为什么他感觉洛雪飞才是大小姐,而他只是高贵的人鱼的仆从。
        打晕了那两位虾兵蟹将,冷玄莫和洛雪飞继续赶路。又过了两三个小时,海面上应该已经是晚上了,但海底仍是一片深蓝,看不出什么来。但显然路上的海妖都减少了,冷玄莫也盘算着,在前面的小镇里休息一晚。
        然而冷玄莫听到了两道有些熟悉的声音:
        “非常抱歉!我们真的不是故意的……”
        “咦?这声音不是刚才那位打劫的大叔么?”洛雪飞也注意到了。二人转向声音的发源地——一块巨大而美丽的珊瑚礁后。洛雪飞毫不犹豫的就爬了上去,光明正大地偷听它后面的人说话,冷玄莫也只好无奈地跟上。
        珊瑚礁后,一位看起来十二三岁,扎着卷卷的金色双马尾的少女,正在训斥那两位打劫的大叔:“不是故意的,难道还是有意的吗?失败了就是失败了,现在你们说该怎么办?”少女翡翠般绿色的猫眼里充斥着愤怒。
        “这个……公主您别生气……”
        “那我跟你们说了多少次了,不要叫我公主,要叫大姐头!”
        然后突然听见“咕——”的一声,少女脸红了一下,然后又愤怒大喊:“啊啊!!老娘我都快饿死了!”
        这一声可是把冷玄莫震得七荤八素,他回过神来,当机立断地把洛雪飞手里的鱼片一把拽过来,然后跳下珊瑚礁,递给了刚刚那位少女:“呐,这个给你。”
        双马尾的小萝莉眨了眨眼看着不知道从哪里跳出来的少年,然后很坚决的接过少年手中的鱼片,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还一边含糊地说着谢谢。
        洛雪飞也跳了下来,一脸阴郁地搭上冷玄莫少年的肩膀:“少爷您要泡妹子也不要牺牲我的食物啊!”
        冷玄莫少年身体抖了一抖,自动忽略少女口中的“泡妹子”三个字,肉疼地说:“我再给你买就是了……”
        “唔,吃完了。不过还是很饿……”这时小萝莉抬起脑袋,看着面前的冷玄莫洛雪飞两人,一脸期待地说道:“呐,我知道你们两个是好人,我的钱在路上被人打劫了,现在身无分文,能请我吃一顿饭吗?”
        冷玄莫少年无语的看了看可爱的金发双马尾小萝莉,两只大眼睛亮得都快溢出了小星星。
        呃……居然被发好人卡了!
        而且……我们是陌生人的对吧?……少女你这样真的好吗?还有,你不知道卖萌可耻么啊喂!你说一个人刚刚见了你自称老娘的剽悍样子还会觉得你可爱么?
好吧,吐槽结束。
        “啊……好吧……”最后以玄莫少年无奈的应声自作结。可怜的冷玄莫又要为自己的钱财默哀了。
        而洛雪飞歪头看了看正为钱财郁闷的冷玄莫,眨了眨眼:嗯哼~少爷一直都是这么善良温柔的少年呢……于是什么也没说,算是默认了冷玄莫的决定。
        于是三人在前面小镇的饭店里吃了晚饭。至于那两位虾兵蟹将,你没看出来他们是龙套吗?
        ……接着说,冷玄莫一手托腮看着两位少女吃得狼吞虎咽,好像永远都吃不饱一样,旁边的空碗都已经落了一大堆。他算是知道了,饿急了的普通人也能升级成为大吃货。
进食的小萝莉终于停下了,笑得两眼弯弯:“我叫做水柚子,刚刚外出历练结束,正准备赶回海沙学院参加考试。你们呢?”
        “额,算是和你一样吧。”冷玄莫回答。
        等等,我怎么感觉……冷玄莫突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诶,是吗?那真是太好了,那我们结伴一起吧!”水柚子又开始不自觉地卖萌。
        果然……我的预感是对的……冷玄莫那叫一个汗呀!
        于是冷玄莫少年的旅行队伍里又增加了一位成员——水柚子小萝莉。

           
            Part3
        “叮叮叮……叮叮叮”
        冷玄莫的魔法闹钟响了,预示着朝阳已从海面上升起,新的一天开始了。
旅店里,冷玄莫懒懒的打了个哈欠,但还是慢吞吞地起了床。认命的去叫醒隔壁的洛雪飞少女,洛雪飞赖床的本事他可是见过的。没想到刚一开门,就看到了神色兴奋的小萝莉……还有被她拖着的迷迷糊糊正揉眼睛的洛雪飞。冷玄莫忍不住在心里给水柚子竖了个大拇指:Good job!少女。
        “嗯哼~冷玄莫你起的好晚啊!不过这个不重要,说起来你知道这个镇叫什么吗?”
        “啊……知道,珍岩镇吧。怎么了么?”冷玄莫挠头。
        “咦咦?你不知道吗?珍岩镇里有可以直接传送到海沙学院的传送阵哦~”水柚子满脸惊奇地说着。
        冷玄莫呆了呆,这他真不知道啊。
        “唉,不知道也没关系了,现在重要的是,咱们赶紧去传送阵排队吧,一会排不上的话,又不知道要等多久了!”然后水柚子又把冷玄莫拉到窗前,指着楼下不远处人头攒动的广场道,“喏,那里就是了。”冷玄莫看着楼下广场处聚集的各种各样的海妖,连广场地面上刻画着的巨大魔法阵,也被他们挡住看不见了。冷玄莫不禁感到头皮发麻:真是要不要这么夸张啊?看来再晚真是排不上队了!
        于是冷玄莫当机立断,披上大衣,戴上帽子和围巾,赶紧收拾行李去了。
        水柚子看了看他,也说:“那我也去楼上整理我的行李了。我们就在广场集合吧!”
        “嗯”
        冷玄莫就知道是柚子她们会很慢的,果然,冷玄莫都在这里排了好久的队,也没有见到两人的踪影,而这长龙队伍呢?从他排队到现在几乎都没有移动过一步。再回头,冷玄莫终于看到那颗绑着金色的双马尾脑袋,一蹦一跳的就跑了过来。只是,为什么感觉好像缺了点儿什么呢?望望水柚子,除了身后高她两头高的行李之外……似乎没有看见洛雪飞的身影——
“所以说,少女你把洛雪飞丢了是吗?”冷玄莫一头黑线的说道。对面那只欢脱的金毛萝莉忽然怔住,随即眼泪汪汪的道:“呜呜……对不起!我马上去找!!”
        冷玄莫扶额,就知道事情不会那么顺利的……
        于是两人认命的去寻找被遗忘的洛雪飞少女。
        在看洛雪飞这边,刚刚清醒的洛雪飞真的很困惑:自己刚刚还不是在冷玄莫的房门前吗?怎么一下子跑到街上来了?冷玄莫和水柚子人呢?应该是……在这边吧……
        于是人鱼少女毫不大意地走上了与冷玄莫他们方向相反的那条路。
        洛雪飞慢悠悠的走走停停,丝毫不知某处,正有一人在关注着她——
珍岩镇最好的酒店中,两个英俊的少年靠窗对坐。墨绿色及肩头发的少年长得有些清秀,但面部线条却绷得很紧,一副很严肃的样子,手中拿着一叠文件,为对面的少年读着,声音听起来没有一丝感情起伏,平的像一碗水。
        而再看对面的少年,墨发及腰,细碎的长发覆盖住他光洁的额头,垂到了浓密而纤长的睫毛上,少年的头顶上生着一对霸气坚硬的蛟龙角,却有着一双温柔得似乎要滴出水来的澄澈眸子,钳在一张完美俊逸的脸上,一袭墨色的古风长袍遮盖的是他颀长纤细的身材,他无时不流露出高贵的气质,是一个闪耀的存在。
        而就是这样俊美的人,却不难看出他正在神游天外,正在托腮看着窗外发呆罢了。啊~竹风尽他总是这么麻烦,还每次见面还没聊几句天呢,就说起了他所谓的正事。
突然,被称作竹风尽的少年停止了他平淡的声音。用厚厚的文件使劲磕了下桌子。仍然面无表情,但语气却阴沉了些许,说:“幽泽夜殿下,所以说,从刚刚开始您都在看些什么呀……要知道这些文件这些都是近几月各族皇族的活动内情,非常重要的。”竹风尽对他支持的这位殿下感到非常无语,明明有那样惊人的才华,却偏偏好玩,不重政事。
        “我知道了,还有我不是说过不要用敬语了吗?”幽泽夜口气不甚在意的说。仍是托腮看着窗外,连个眼神都没给竹风尽。嗯,说起来,那位美丽的人鱼小姐已经从窗外路过四次了吧?如果没记错的话,人鱼族的海域离这里非常遥远,那么这位爱迷路的人鱼小姐来到这里一定吃了很多苦吧……啊,如此远行,真是值得佩服啊!
        竹风尽额角的青筋跳了跳,就坚持不懈的问了一遍:“殿下,您刚刚一直在……”        “唔,她进来了!”一直发呆的幽泽夜忽然眼睛一亮。迷人的星眸中顿时像融化的冬雪。
竹风尽怔了怔,他知道每次殿下一这样就不会有好事。竹风尽僵硬的转过头,只见一个蓝发垂腰的美丽人鱼少女走进店里,她低了低头,似是不好意思的样子,随后有些害羞的对周围三三两两一桌吃饭的海妖们问:“那个,谁能请我吃一顿饭吗?”
        “我请你!”
        “果然……”竹风尽毫无意外地听到自家殿下非常积极的回答。
        “诶?”就连大胆的人鱼小姐都惊了一下。
        然后就只见幽泽夜少年一把拉过少女的手,一脸温柔的道:“其实,我关注你很久了……”
        喂,拜托,您刚刚只是无聊才往外看的不是么?竹风尽面无表情地在心里默默吐槽。
        “殿下您又来了……”竹风尽无奈感叹。
        幽泽夜眨眨眼,一脸无辜的说:“啊,对不起我习惯了……”
        习惯什么?习惯一开口就对女孩子花言巧语么……
        好吧,不管怎么样,洛雪飞少女还是愉快的答应了邀请。毕竟她真的是快饿死了,走了这么久都还没有和冷玄莫他们会合。
        于是当冷玄莫少年千辛万苦找到这个酒店里的时候,只看见洛雪飞正津津有味儿地吃着,一旁一位俊美的少年看着正在进食的少女,眼神温柔的都快能滴出水来,再旁边却坐着一位很煞风景的面瘫少年。
              Part4
        洛雪飞注意到了门口的冷玄莫,于是飞快地放下叉子,一个闪身就到了冷玄莫身边。洛雪飞死死地掐住冷玄莫的脖子,阴沉着脸,语气非常诡异的说:“呐呐~少爷你居然把飞儿我丢、了、呢……人家好伤、心、啊!!”
“……”
        冷玄莫真是快冤死了:掀桌!喂少女你不要乱泼脏水啊好不好?你家少爷我人品这么差吗?!洛雪飞你那种口气是要闹哪样啊!还有……
        “赶…紧……放手啊!”来自某少爷的哀号。
        于是少女终于恋恋不舍地放开了近乎断气的冷玄莫,幽怨的说:“少爷我找你找得都快饿死了……”
        那你还是饿死好了!少年在心里腹诽。
        “请问你是她的什么人么?打断淑女用餐可是很不绅士的行为” 幽泽夜少年不知道什么时候也凑了过去,口气非常不满地对冷玄莫说道。
        冷玄莫压了压帽檐,转头看这位英俊的少年:那对角,是蛟龙族人吗?不过少年啊,难道你就认为你这一身中国古风长袍穿在身上会显得很绅士吗?还有你那一开口就是面对情敌的口气是怎么回事啊喂?——冷玄莫对这位一上来眼睛里就莫名的充满对情敌的战意的美少年真的有些厌恶。
        不过……看看身后餐桌上的那摞空碗,冷玄莫已经明白了:感情洛雪飞少女做了和水柚子一样的事情么?
        冷玄莫只好无奈地对旁边那位面瘫少年说:“你好,很抱歉她给你们带来了麻烦,这顿饭的钱一会儿我付可以了,谢谢你们。”
竹风尽的眼睛亮了亮,心里默默赞叹,少年你真是好眼力!知道一般人和殿下沟通无能。
        “不需要,我说过我是要请这位小姐的” 幽泽夜已经皱起了眉头。
        “是吗,那真是抱歉。”冷玄莫也有些火,自己的确没听到他这么说,他激动什么啊?
唔,洛雪飞怎么觉得闻到了一股火药味儿呢?
        就在几人僵持之时,酒店的门又被推开,金毛小萝莉欢脱的声音传来:“我说呢~你们原来在这里呀!”
        于是僵局被打破,洛雪飞少女一手发狠的拧上了水柚子肉呼呼的脸颊。然后只听得柚子模糊不清的喊着:“呜呜……别,别拧了……雪飞姐,我、我错……了。呜,疼!疼!”
冷玄莫看到这个情景心里瞬间舒畅了许多:呵呵,什么呀,早上在旅馆那会我还说终于有人能治洛雪飞了,结果还不是被洛雪飞整得死死的。原来早上的事只不过是洛雪飞还没有清醒罢了。不过……
        冷玄莫瞄了瞄旁边这位龙兄,为什么冷玄莫觉得刚刚水柚子来的时候,幽泽夜似乎颤抖了一下……
        “咦,这不是阿夜和……竹风尽殿下吗?”洛雪飞终于停了手,刚缓过气来的水柚子少女一脸惊奇的望着旁边两位少年道。
        冷玄莫看了看竹风尽:殿下……他是哪一族的皇子吗?
        “啊,冷玄莫,洛雪飞,我来和你们介绍一下,这两位就是蛟龙王族的二皇子幽泽夜和红树一族的少主竹风尽,他们也在海沙学院就学哦……啊……我还没有说过吧……我的全名是水柚子·尼萨莫,深海蛇族的公主哦~”柚子小萝莉笑咪咪地介绍道。
        “……”这是震惊到无语的冷玄莫少年。
        这个……让我怎么吐槽好啊?这位龙兄的身份到还好接受,但是这个面瘫少年的种族是怎么回事?红树?那不是构成海底森林的稀有树种吗?为什么一种植物也可以是海妖啊?还有水柚子你刚刚说了什么!外表这么有欺骗性的萝莉居然是条蛇!冷玄莫看着对面这些帅哥靓女级的人物,抽了抽嘴角,从外表上根本上看不出来好不好?还有这些身份怎么都是公主王子呀?当这是童话世界么?
        水柚子眨了眨眼,疑惑地看着正处于呆愣状态中的冷玄莫少年问:“怎么了么?”
        “没什么,就是……长见识了……”冷玄莫回过神回答,然后又叹了口气,向对面两人自我介绍到,“我是正在旅行的人类——冷玄莫,这位是家父为我雇的保镖洛雪飞。因为目的地是海沙学院,所以才和这位水柚子公主一起”没办法,都是有身份的人物,冷玄莫也只好介绍的很正式,只是,他没有透露他守海人继承者的身份。而对面的幽泽夜和竹风尽也点了点头,算是回应。
        但才说完,水柚子就摆着手说;“不用这么正式啦,我们都不在意这些虚礼的。”
        洛雪飞也拍了拍水柚子的脑袋,“也是,水柚子以后你再自我介绍的时候不要加上姓氏了,别扭。”小罗莉欢脱地应了一声,又转身跟幽泽夜聊天去了:“呐,阿夜这次的历练怎么样了?”
        “啊……我跟你说,实际上糟透了……”两人相聊甚欢。
        不过——
        “诶?怎么感觉哪里怪怪的”洛雪飞好像发现了什么的样子。
        冷玄莫也发现了:好像幽泽夜这个家伙说话的语气和刚刚不一样了耶?刚刚不还是一口一个绅士一个小姐的吗?难道是对小萝莉不感兴趣么?
        事实上,这的确是有原因的。在幽泽夜和水柚子第一次相遇的宴会上,那时已经被灌输了“女孩子都是非常柔弱需要呵护的”思想的幽泽夜小少年,那天远远的看见独自坐在桌旁皱眉沉思已久的水柚子,于是很绅士地走过去问:“小姐你有什么困难吗?我可以帮助你的。”而结果是,在沉思下午如何才能逃掉礼仪课的水柚子被少年惹怒了,于是一杯红酒潇洒利落的泼到了幽泽夜脸上。外赠一句暴喝:“走开!色狼!没看到老娘正烦着呢吗!”
“……”幽泽夜少年一脸委屈地跑回蛟龙皇的身边问:“父皇您不是说女孩子都是柔弱需要呵护的吗?”蛟龙皇看似深沉实则苦逼地望了望远处的水柚子说道:“可能,尼萨莫家的孩子有的地方不像女孩子吧……”
        于是,此后在幽泽夜眼里的水柚子便已经不再属于女孩子的范畴了。
        “所以说只要有了阿夜的这张晶卡,我们就可以不用排队,直接用传送阵去海沙学院了。”冷玄莫刚从疑惑中醒来,就看到水柚子小罗莉手里拿着一张晶卡左右晃动着向他们解释。
        “哇唔——土豪们做朋友吧!”洛雪飞看着幽泽夜的那张卡,突然非常夸张地叫道。
        冷玄莫瞄了洛雪飞一眼,再看了看那张土豪金颜色的晶卡,忽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咦咦?飞雪姐你要脚踏两条船吗?”水柚子一脸天然地道。然后又非常刻意地瞄了瞄一旁冷玄莫。冷玄莫被看得一激灵,心道:喂喂,看我干嘛?我巴不得她换个人傍大款……
        而幽泽夜此时也忽然上前一把抓住洛雪飞的手,神情温柔地道:“哦,美丽的小姐,我认为比起朋友,你更适合做我的恋人!”
        “哇唔!这是要被包养的节奏吗?!”水柚子双兴奋地插嘴。
        “……”哦不,少年,你们够了,冷玄莫无语。
        “殿下,请别闹了行么!我们赶紧出发去海沙学院吧!”
        唉,能说出这么有总结性的话,也只有面瘫少年竹风尽了。别看竹风尽一脸面无表情的样子,他在心里的吐糟可真是不比冷玄莫要少。
        于是,磨叽了半天的冷玄莫一行人终于要离开珍岩镇了。            (未完待续)

(责任编辑:中华文教网)